L 大发真人
Listing
联系我们 | contacts us
电话:86 0577 62802291
邮箱:yongjie88888@gmail.com
QQ:85242123
地址:中国 浙江 乐清市 翁洋街道华新工业区

您现在的位置: > 大发真人 >

网上交友被“恋人”带进亿元博彩骗局

2019-05-28 22:21

  确立恋爱关系参,大额后封号,数百网友被骗上亿元;绍兴、烟台等地警方都曾破获类似案件。

  近期,国内数家线上交友平台、婚恋平台的多名用户曝出,他们通过平台交友后,被带进了一个以网络博为名的骗局。

  多名网友的被骗经历如出一辙:通过交友平台认识并发展为恋爱关系后,对方逐步推介网络博活动,几次赢钱提现后,骗子再诱导网友在“博平台”大额数万元至数十万元,此后参账号即被“网络博平台”封,也无法提现。

  据新京报记者调查发现,此类参被骗的现象自2017年以来已经发生多起,据受害网友组群统计,群内被骗者已近600人,涉及多个“”,被骗金额达1.3亿元。

  目前多名受害者已经报警,记者收集到的警方相关立案通知书已达200多份,而宁波、烟台等多地警方都曾破获类似案件。近日,绍兴警方打掉一个类似诈骗团伙,抓获嫌疑人79名。警方介绍,该团伙主要嫌疑人长居境外,在交友或社交网站冒充帅哥、美女,用“谈恋爱”为名取得受害人信任后,以“有门路稳赢”引诱参。

  北京市律师协会刑事诉讼法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刘玲表示,这是一种新型的电信诈骗行为,相关行为人涉及诈骗罪。“最近几年,我国警方通过与境外警方合作,成功侦破数起跨国电信诈骗案,抓捕犯罪嫌疑人,积累了丰富的跨国联合执法的经验。”她建议,受害者应及时向警方报案,并提供详实的证据线索,以便尽快破案挽回损失。

  上交友平台陷入骗局 “男友”指导零花钱被骗25万。新京报动新闻出品

  涉嫌诈骗的博网站经常会更改页面及域名,这是其中一个诈骗网站最新的界面截图。

  “短短几天就被骗了25万,一度曾想自杀。”周囡(化名)再回想起10月份的这场“热恋”,已经平静下来。

  24岁的周囡,曾有个很完善的人生规划,在北京一边工作一边学习营销,准备手头有了积累后就回老家开个店。然而这一切规划,都在今年10月被完全打了。

  周囡回忆,当时她刚刚结束了上一段感情,心情比较低落,无聊之中下载了一个“探探”,并在上面认识了一名自称“薛鹏”的男子。

  聊天过程中,薛鹏得知了周囡的感情状态,随后借此展开了攻势,在周囡看来,薛鹏当时的表现,就是一个很优秀的男朋友——善解人意,懂得照顾人,为人处世也很成熟,自身条件也还算不错。这些优点吸引了周囡,以至于让她忽略了一个小疑问,薛鹏对其支付宝的蚂蚁信用分数尤其关心。

  在两人的交往过程中,除了正常的感情沟通,薛鹏会时不时地跟周囡提起,自己要去“看走势”点零花钱。

  起初周囡并未在意“看走势”,但见薛鹏经常提起,她也难免会问起薛鹏怎么去零花钱,这时薛鹏开始找机会,向周囡推荐起了这款可以“零花钱的平台”“蚂蚁天下”。

  陷入恋爱关系的周囡此时已经对薛鹏从情感上十分信赖,再加上自己平时对博并没有过接触,便开始陪薛鹏一起玩起了猜单双的“蚂蚁五时”这款。

  薛鹏为周囡发来一个二维码,扫码以后是一个画面非常简单的网页,周囡感觉这个网站不是太可靠,但薛鹏却一直信誓旦旦向其保证,并在这个时候介绍了自己的姑妈,在薛鹏的表述中,想要在蚂蚁天下上玩赢钱,是需要技术的,而自己的姑妈刚好是懂得如何看“走势”的,因此跟着姑妈一起,肯定可以钱。

  周囡添加了该网站的客服人员后开始逐步通过客服进行,最开始的几次,周囡都是在薛鹏的带领下到了钱,并且能成功从网站提现,这也加深了周囡对薛鹏的信任。

  此后周囡不仅将自己工作一年的5万元积蓄充进了网站,还在薛鹏的建议下通过借平台借了5万元进“账户”。次日当周囡想将这10万元提现时,却发现无法提现,此时薛鹏告诉她,这次需要20万才能提现。

  “当时慌了,觉得只有薛鹏才能帮自己提现。”周囡说,她又去各种平台借来了10万元,但还是无法提现。

  至此周囡已经开始对薛鹏产生了怀疑,但是又不甘心这样被骗去20万,怀揣最后一次希望,周囡只能继续按照薛鹏的说法向平台再次了5万。这一次,周囡的账号开始显示违规作,被“蚂蚁天下”封了,网站客服找到周囡,告知其想要为账号解封,需要交纳5万元的保证金。

  短短几间内,一边被“恋人”欺骗,一边背上了20万的欠款,周囡一度想要自杀。

  “薛鹏”在向受害人周囡(化名)推荐网络,从几百到上万,周囡最终被骗了25 万。

  发现被骗后,周囡向北京朝阳警方报案,此后,她在网上发现了更多类似的被骗网友,这些受害人也开始逐步组织起微信群,互相帮助。

  在周囡所在的社交群内,共统计到近600名受骗者,被骗金额少则数万元,多则数百万,共计金额已经超过一亿三千万元。群友们发送给新京报记者的警方立案通知书,有220余份。

  新京报记者梳理发现,事发时间多在2018年4月至今,涉及的交友平台除探探以外,还涉及一周CP、热拉等多家社交平台及同交友平台,还有部分受害人是通过微信“附近的人”被骗子添加了好友。

  为此,周囡联系上博网站客服,主动表示出了想要加入对方的想法。很快,有人主动添加了周囡的微信,在问清其意愿以后,便介绍起了他们的“钱”手法。

  对方表示,想要加入他们,首先要经过考核,考核是指在十间内,能找到人向平台达到5万元,收入则是根据受骗人的被骗金额来提成,5万元是10%,50万元是20%,100万以上则统一是30%。

  随后,对方告诉周囡,可以去微博上关注一些人,扒下他们的生活照来冒充,然后就是“去网上交朋友,先聊家常,再说自己去看走势,发中的截图,随后你就说你的亲戚或者朋友会规划走势,能带人钱,这个人就是我就可以了。”

  在认识了更多受害人以后,周囡发现,很多受害人被骗的网站叫法不一,但很有可能是同一团伙。周囡告诉记者,她被骗时添加的网站客服,微信头像是“蚂蚁天下”的图片,过了一段时间,蚂蚁天下的网址打不开了,此时该客服的头像也换成了一个“”的图片。

  记者前后采访多名受害人,发现他们提供的网站记录内,会有部分嫌疑人的账号重合,以此线索进行统计,周囡所遭遇的团伙,前后使用过的网站名称分别有“彩世界”、“大发”、“微博世界”、“新浪世界”、“蚂蚁天下”以及“”。

  今年7月,在宁波工作的千千(化名)同样在探探上遭遇了和周囡一样的事情,当时该网站的名称还叫“大发”,被骗80余万的千千在报案后,被当地警方告知,这一诈骗团伙是位于的,他们在行骗过程中所使用的定位都是通过软件作的。而千千和周囡在被骗过程中,骗子都曾用同一手机号给她俩打过电话。

  此外,北京一名20岁的女孩,在和骗子的接触过程中,对方也曾向其坦白,“我就是骗子,但是我发现我真的喜欢上你了,不忍心骗你了,要不你来跟我一起钱吧。”

  受害网友们组群统计受骗信息,显示有近600人被各种名目的骗走1.3亿元。

  周囡告诉记者,在自己所在的北京受害人群里,有几名受害人是通过同交友平台被骗的,而这些人往往会因为这个原因不愿报案,这也使得很多骗子以此在同交友平台大肆行骗。

  今年5月份时,孙康(化名)由于身体原因,辞职在家休养,这个时候昵称“淳朴”的男子在同交友平台上主动与其聊天,并添加了孙康为微信好友。

  与其他被骗经历一样,刚开始,淳朴也只是和孙康聊一些家长里短或者事业上的话题,慢慢让孙康打消了戒备心理。

  在确定恋爱关系后,淳朴开始向孙康提起自己在玩一个理财,能通过这个外快。

  随后对方也为孙康发来一个二维码,扫码以后是一个很简单的界面,里面有“北京28”、“加拿大28”两款竞猜单双的可选。网页显示,每隔3秒左右就会有用户进行“投资”。在此期间,“淳朴”一直向孙康保证,这是正规竞猜投资平台,国家认可的,并且要求孙康一定要跟着他的规划去作,避免亏损。

  和周囡遭遇的情况一样,孙康也是从小数额开始,一步一步被对方牵着走,最后以无法提现为理由,被要求更多方便进行提现。最终孙康被骗走将近30万元。

  发现自己被骗以后,孙康一度以为自己这是一个博行为,不敢报警,后来在网上遇到了更多的受害人,在其他受害人的解释下,孙康才明白自己是遭遇了一场骗局,这才报警。

  在受害人群内,像孙康这样的同群体不在少数,“很多人都会担心,如果报案,警方会通知家里人,自己会被迫出柜。”

  孙康告诉记者,现在一些常见的同交友平台内,很容易碰到这种骗子,“我们很多人都是今年被骗的,骗子利用了同群体不敢报警的心理,让同交友平台已经成了重灾区。”

  记者注意到,由于很多平台都收到用户的投诉,部分平台会专门对此进行提示,比如Blued会提示称,以“平台不常上,请加微信”并主动留下微信账号的,很有可能就是骗子。

  “一周CP”的一名工作人员表示,一个月前,平台曾处理过一起类似的博彩案件,受害人通过“一周CP”与骗子结识,并在加为微信好友后,发生转账行为。该工作人员称,平台曾与警方沟通过处理流程,受害人在地方公安机关报案后,将报案号提供给平台客服,平台会将犯罪嫌疑人的手机号、所在地区等信息转交警方。

  而对于账号审核,该工作人员表示,“会对的手机号进行过滤审核,但骗子手法专业,使用假信息,审核也没办法。”

  记者注意到,今年以来,烟台、舟山、绍兴、宁波等多地警方都曾破获此类案件。

  据绍兴网警巡查执法11月27日官方发布,绍兴市公安局越城分局此前曾接市民赵先生报案,该市民在网上结识一女子后陷入恋爱关系,后来在该女子的带领下开始玩起“彩”,结果被骗700余万。

  当地民警通过赵先生的转账记录,发现其进网站的钱最终在福建龙岩、泉州等地柜台或ATM机取现。经过对比,民警先后确认了9名犯罪嫌疑人。

  与此同时,办案民警通过各条线索查证,确认该诈骗团伙窝点位于孟波。为了躲避警方打击,主要犯罪嫌疑人长期居住在,犯罪团伙成员每隔三个月回一次国内,处理好相关事宜后立即返回。

  办案民警发现,除了“彩”,犯罪团伙还控制有“爱时彩”和“大咖二八”两个诈骗网站,共发现受害人账户1500余个。此次行动抓获犯罪嫌疑人79人,成功打掉了该诈骗团伙在国内的全部组织,位于的主要犯罪嫌疑人也同时被上网追逃。

  据绍兴警方通报,该犯罪团伙分工明确,先由“拉手组”冒充美女、帅哥,通过网络与受害者加为好友,以“谈恋爱”的名义,获取受害者的信任后,便以“有门路,保证稳赢”为由,引诱受害者进入网站博。

  “拉手组”要求受害者跟着他们买网络,后台嫌疑人就随时控开结果。一开始,会让受害者尝点甜头,引诱受害者加大注。受害者赢了钱,也不能立即取现,每天必须消费满一定金额后才能提现。但等消费满金额后,赢的钱也早就输光了。

  民警介绍,诈骗网站的开结果都是后台手动作的,谁输谁赢,全凭网站管理员说了算。“受害者的钱全部进入了嫌疑人的个人账户,这钱最后能不能提现,全凭嫌疑人说了算。受害者只要充了值,就几乎没有回本的机会了。”

  针对线上交友牵涉出的博骗局,北京市律师协会刑事诉讼法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刘玲表示,该案中,行为人以交友为借口骗得被害人信任,以投资、等为由诱导被害人向特定平台投资、,又通过后台控,造成被害人财产损失,行为人的行为涉嫌诈骗罪。

  刘玲解释,行为人实施了欺骗行为是构成诈骗罪的一个要件,实施欺骗行为的手段、方法多种多样,既可以是语言欺骗,也可以是文字欺骗。该案中,被害人人数众多,数额过亿,属于数额特别巨大,《刑法》第266条规定,诈骗公财物的,数额特别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,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,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。

  刘玲建议,被害人发现被骗后,应及时向当地公安机关报案,同时提交证据或线索,如聊天记录、转款截图等。案件将由公安机关立案侦查,启动刑事诉讼。

  “这是种新型的电信诈骗方式。”刘玲认为,该案属于近几年常见的网络诈骗犯罪,具有集团化、隐蔽化、网络化的特点,和近些年多发、高发的电信诈骗犯罪,质相同,犯罪手段、方法也近似,均系集团作案、有严密分工,行为人在境外利用网络进行诈骗。

  刘玲表示,最近几年,我国警方通过与境外警方合作,成功侦破数起跨国电信诈骗案,抓捕犯罪嫌疑人,积累了丰富的跨国联合执法的经验。如果涉嫌诈骗的行为人在,鉴于被害人是中国公民,行为结果发生地在国内,行为人也是中国公民,根据我国刑法管辖原则,我国有管辖权。此外,我国和之间有引渡双边条约。对于本案,我国公安部可以根据条约,请求临时逮捕本案涉案犯罪嫌疑人并引渡回国,再由我国司法机关处理。